C.

浮云本无意

【在路上】一只小食腐兽的生存实录

大角先生:

【在路上】一只小食腐兽的生存实录
by马鹿君


1、
小腐又在逃亡了。


2、
小腐是一只小食腐兽。
从有记忆开始,它就一直在逃亡。


3、
小腐并不是从出生起就是食腐兽的。
它原本也是一些普通的……被称为“纯洁”的其他什么生物。
但自从吃了一口腐烂的食物,就被称为“食腐兽”了。


4、
小腐也并不是只食腐。
——当然有另外许多小食腐兽是只食腐的。
但它不是。
事实上它的食谱颇为广泛。完全可称为“杂食”。
然而它隔一段时间总要吃一点腐烂的食物。
就因为这一点,它被称为“食腐兽”。


5、
小腐时常觉得这命名模式很古怪。
觉得自己这样的,应该叫做“杂食兽”,或者最少叫做“偶尔食腐兽”。
它把这个念头告诉大食腐兽。
大食腐兽笑着问它:你知道农奴时代的美国吗?就算长着一张白人的面孔,只要有一滴血是黑的,也便是黑的。
小腐没明白。
大食腐兽又笑着给它发了一张图:都是垃圾,不要分这么细.jpg。
——“对于纯洁的生物来说,我们就是这样的”。


6、
那么好吧。
小腐想。
食腐兽就食腐兽吧。
它一贯温顺。擅长沉默和承受。
何况它也的确像其他小食腐兽一样,追在大食腐兽身后等吃的。


7、
大食腐兽是可以产粮的食腐兽。
在食腐兽群体里被称为“大大”。
纯食的小食腐兽们,只有跟在大食腐兽身后,才不会被饿死。


8、
然而最近,它们捕捉了几只大食腐兽。


9、
小腐不知道“它们”是谁。
没有食腐兽确切地知道“它们”是谁。
一切纯洁的生物都是“它们”。
听说有的时候,某一些食腐兽也会变成“它们”。


10、
小腐不知道这些大食腐兽为什么要被捕捉。
有消息说是因为它们产了腐粮。
小腐很慌。
生怕以后没有粮吃。


11、
很快另外一些消息穿出来,说是因为这些大大产的腐粮里添加了不健康的成分。
——毕竟你看,只有这一些大大被捕捉了,那一些并没有。
小腐偷偷松了口气。


12、
不久又有新的消息传来:
是因为一些小食腐兽,觉得某些大大产的粮不和口味。
向纯洁的世界公布了这些大大的名字。


13、
食腐兽们炸锅了。
“怎么能这样?”
“太过分了吧!”
“食腐兽不应该互相伤害!”
然而很快另一些声音传出来:
“这是为了食腐兽好。”
“纯洁的才是正确的。”
“只有这样,食腐兽才不会被全部消灭。”
食腐兽们被安抚了。


14、
可不多久,又有新的大食腐兽被抓走了。


15、
小腐也不知道被捕捉的大大们到哪里去了。
有传闻死了。
也有传闻只是换一个地方生活。
还有传闻说,被改造了。
“变成了纯洁的生物里最漂亮的那一只。”


16、
小腐有点惊慌。
它死当然可怕,“改造”听上去很疼——就算只是换个地方生活,好像也很不方便。


17、
可事实上周围似乎也并没有什么改变。


18、
因为小食腐兽是可以成长为大食腐兽的。
每当有大食腐兽被抓走。
就有新的小食腐兽长大起来。


19、
食腐兽们总是战战兢兢。
但食腐兽们依旧总有粮吃。


20、
然而这一次似乎有一些不一样。
世界开始变得不合适生活。
“食腐兽不应该存在”。


21、
食腐兽大慌乱。


22、
四散奔逃。


23、
小腐跟在自己最钟爱的大大身后。
跑得上气不接下气。
它不明白,为什么世界忽然就成了这个样子。


24、
小腐最钟爱的大大,是一个很有经验的大食腐兽。
它告诉小腐:
“世界并不是忽然变成这个样子的。”
“之前的一切都是迹象。”
“以及世界本来就是这个样子。”
“食腐兽不应该存在。”


25、
“可是我已经是一只食腐兽了,这要怎么办呢?”
“你吃得不多,可以试试不吃。”大食腐兽想了想说。
“那如果我还想吃呢?”
“那就没有办法了,逃吧,”大食腐兽叹气,“像以前那样吧。”
“以前?”小腐震惊,“以前大大也逃亡吗?”
“嗯。”大食腐兽点头,“作为食腐兽,这是宿命,你要习惯逃亡。”


26、
然而也并没有地方可以逃。
因为世界就是这个样子,食腐兽不应该存在。


27、
小腐很难过。
它是一只很弱小很乖的食腐兽。
它只想偶尔吃一口喜欢的粮。
它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


28、
如果能当一个纯洁的生物就好了。
一直当一个纯洁的生物就好了。
……然而不行。
净化果然很难受。比疼还难受。比窒息还难受。
小腐失败了。


29、
“虽然自我净化失败了,但我们也可以乐观一点。”大食腐兽安慰它。
“比如呢?”
“比如我们可以宣称自己并不在逃亡,”大食腐兽说,“而是在进行一次‘季节性迁徙’。”
“……”
“或者‘日常迁徙’。”
“……”
“毕竟只要作为食腐兽生活,这样的事,总归是要遇上的——逃亡听上去像一件可怕的事,但迁徙就显得规律、有序、安全多了。”大食腐兽说。
看上去很有智慧。
的确是一个经历多次“迁徙”,具有充分经验的食腐兽。


30、
小腐今天也依旧在“迁徙”。
不知要持续到什么时候。
也不知要去哪里。
它仅有的随身包裹上写了三个字:
“在路上”。
——大食腐兽说得没错,这样帅气且酷,看上去好多了。


【在路上】end.
2018/04/14

门前桃李都飞尽,又见春光到楝花。

记得高中操场那几棵苦楝,每到仲春便热热闹闹地开了如云似雾的一片淡紫。稍有微风,就扑簇簇地往下掉花,怎么扫都扫不完。
苦楝子圆头圆脑,颇似牛甘果却不能吃,也算是儿时一小怨念了。


2x岁,好像有种魔法,让你一跨过这道坎儿就面目全非——虽然我一直号称自己是十八岁少女一朵花并且固执地假装听不见别人嘀咕的“……零好几十个月吧”。

几乎身边所有事物都在直接或间接地提醒着我,年纪到了,该怎么怎么了。ZW 问我什么时候找男盆友一把年纪了就不要学小女生玩暗恋啦,YY 问我工作怎么办还没规划好吗,CC 说该好好准备考证再晚来不及了,TH 告诫我实习要趁早实践才是王道,TT 同学干脆催我结婚了,还有一帮子叫嚣晚一天礼金少一百的坑货——照他们的逻辑,等我结婚那天搞不好要倒欠他们十几万。所以我的反应从来都是——啊,你说什么,风太大我听不清( ̄ー ̄)

我知道他们多少会在心里笑我傻,也许还有别的,但这些不重要。反正我也从不相信世界上有什么必经的事情、必看的风景、必走的路。

多年以后我也许会疲倦,会失去耐心,会走上每个人都会走的那条路,做着每天都差不多的事情,还笑着对自己的孩子说,“当年我也是这么过来的……” 但此时此刻的我只愿听从内心如春草般柔弱而强韧的意志——做我所想,爱我所爱,勇往直前,永不妥协。

人的青春如同一年生的草木,从抽条到枯萎不过短短几百天,在灿烂盛开的时候就让它盛开吧,管它有没有开成画册上的样子呢。
腐烂后的事情,关我屁事。

扬州春来不寂寞,游人犹胜梨花多。

春风春水同缥碧,绝代西湖正当时~

《廿八日游桃花岛所记》

风暖桃花和娇开,
野客无邀自寻来。

且借一树烂漫红,
假作二八佳人态。

喜欢一个人,没能在一起,然后喜欢别人了,和别人各种在一起,分手了,又遇见最初喜欢过的人,那不叫“我爱了你这么多年”,也不叫“我等了你这么多年” 。

这些年都没闲着的人,只是刚好又遇上人家而已。

自己煽情,好没意思。


早知道是这样   像梦一场  


扩散开了  心塞得无以复加


又闯祸了   好忧桑


万一师姐真的没法毕业了怎么办